神座六臂-过激八面六臂p

一根竹子|ω・) 绝赞沉迷masa中,是smoky激推。
我永远喜欢(各种意义上的)爱丽丝老师!

竹子种植指南1.0

8012年了终于想起来了置顶功能——总之写一个。
大噶好,这里系竹砸,叫竹子也阔以!虽然是个学画画的但系个写文滴。

目前洼田正孝绝赞沉迷中。食工孝的rps。
以及日推坑入坑进行时,主食是火有,我永远喜欢爱丽丝老师!(各种意义上的爱丽丝老师)

有玩很多游戏——但是产粮的目前只有黑色幸存者的纳塔朋x阿尔达cp向!

产粮主要是静临向,纳塔朋x阿尔达cp向目前只公布一篇,其他的都在cp群的群相册里。

静临向的所有文章,因为觉得其余的太黑历史了,除了idol静x迷弟临会继续更新,其余的坑都弃坑了。

神座出流激推!
八面六臂激推!
阿尔达激推!
洼田正孝所有出演角色激推!smoky首推!
梦百维迪激推!
bsd芥川推,文炼岛崎藤村推,茜色世界杉田玄白推,刀剑乱舞鸣狐推,jbr药草推。
drrr不吃all静。食all临,主食静临。(高亮)
bsd不吃芥all。食all芥,主食中芥。(高亮)

是个过激推。以上提过的雷点踩了会过激——没有提过的第一次提到会告知,但是第二次就过激了。

其他没有森莫乐!不踩我雷我hin好相处的,企鹅是1054511559,是小窗怂包选手,欢迎扩列鸭。

Arda生日快乐!!!!!!!!!!!!!!!!!
是我入坑时就喜欢的角色,就算不是很容易玩好我也一直在练,练到现在能保证两个橙装,坚持只用他打排位的真爱角色。第一次氪金交给他买的教授皮。是个让我一眼喜欢到爆两眼很心疼的角色,真心希望他能像我写的一样。他能开心,露出笑颜就足够了。

【静临】海与人鱼与航海家2

装作自己很勤奋的样子.jpg
ooc还是算我姬友(你)
请各位好好欣赏一下静雄选手的跳水表演。

入夜,船员们围着一盏油灯,老船员正在给大家讲吸血鬼的故事,说到兴处还出手比划,故事中红眼獠牙吸血鬼的形象把小船员吓得一愣一愣的。
临也好不容易把舞流和九琉璃赶回房间让她们睡觉,自己拎着点吃的坐到船头,就着被遮挡的月光开始享受他迟到的晚餐。
等等,被遮挡的月光。
临也猛的站起身,后退半步拔出腰上的佩剑,直指那个站在前面遮挡月光的人,金色的头发,整个人什么都没有穿。那人动了动,但临也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那个金发的人猛的掼倒在地,剑脱手掉在了一边。幸好把两个小丫头弄去睡觉了。
“咳......怪物,你要干什么,吃掉我吗?”这么大动静,肯定惊动了里面的人,过会儿就会来人了,先拖会儿时间。
“哈?我对你的肉一点兴趣也没有好吗,而且我也不是什么怪物,是人鱼。”那人挠了挠自己的金发,一脸奇怪。
临也上下打量了一下,视线最后停在那人的下半身,用质疑的眼神盯着人光裸的两条腿。
注意到临也盯着自己的视线,那人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腿,还顺手拍了两下“啊啊,我们人鱼是随时可以上岸的,就是难受了点。”那人,准确说是那人鱼站回船头,踢了踢船沿示意,“说起来,你是控制这个东西的?”
临也依然是一脸你是不是骗小孩的表情“啊啊,算是吧。”
“哦,你绕过前面这片海,往东走。”
“为什么?”
“我的领地”那人鱼还伸手比划了一下所谓自己的领地。
临也表情有些抽搐,这家伙属人鱼的还跟狮子一个习性吗。
“行啊,不过我要报酬。”摆出平时的笑容假意谈判着,慢慢向对方靠近。
那个姑且被称为人鱼的生物皱了皱眉头“你返航的时候,我可以给你点东西。”
“那要是我不回来了呢?”
“......你这人怎么这么烦,总之绕道,不然我就让你的这玩意----”话没说完,被贴近的临也直接一脚踹了下去,扑通一声完美落水没有水花十分满分。
“什么玩意……人鱼不都是痴情的小姑娘吗,这个怪力的金发变态是来干嘛的......现在的行为艺术都变成这样了吗。”临也拍了拍手,附身捡起先前掉在地上的佩剑。
“船长!刚刚发生什么事了!”一个小船员提着灯匆匆赶来。
“没什么,你们忙你们的去。”临也收起剑,朝着人摆摆手示意。
“啊,是船长”船员呆立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连忙端正地敬个礼又急急忙忙往回走了。
看着灯光一摇一晃地走远,想了想提高了声音又补了一句“明天绕过这片海走,感觉要有风暴了。”
“啊?哦哦,是船长”小船员愣了一下,赶忙答应下来,走出去一大段后才后知后觉的看了看天,天空漆黑一片,只有一轮明月,也不知道船长是怎么看出来的,可能船长会什么夜观月象这种玄妙的事情吧。
目送着船员离去,船长终于可以坐在船头,继续享受刚刚被奇怪的生物打断的迟来的晚餐。

【静临】海与人鱼与航海家1

人鱼静x航海家临
不知道什么设定。跟姬友聊天瞎掰出来的产物。
ooc,算我姬友(你干什么)
会不会填这个,看我姬友(?)

深海总是令人向往的,自人类造船开始,就有无数船只向其进发,寻求其中的财富。因各种原因随船沉没在海底的金银财宝,被海水淹没的失落城邦深藏的珍宝,大洋彼岸未知的国土。一切的一切,都引诱着人们不断踏入其中。
不论是热爱冒险的勇者,贪婪的寻宝家,抑或是皇室贵族,都不会吝啬自己对于那片深蓝的喜爱。即使海上瞬息万变,有着无数难以预见的危险,仍然阻止不了人类的脚步。

“开船了开船了!”“这个鱼很便宜的,来一条吗?”“让一让让一让,有船来了!”码头总是那么热闹,各种叫卖,指挥船只的声音不绝于耳。这时,一艘破烂的小木筏随着海浪起伏着,离岸时远时近,几乎一点点海浪就能让其翻覆,不过说那个东西是木筏都有些过,几乎只是几块破木头勉强拼接而成的东西。而在那上面有一个女孩,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长辫子已经乱作一团,身上的衣服被海水浸得湿透,紧紧贴在身上,女孩手撑在岸边,脚上用力蹬开木筏,挣扎着爬上岸稳了稳身子。

“喂!!我知道肯定有探子在这儿!祭品船沉了!你们满意了吧!”后面的声音高得有点破音,但是众人都听清了。“喂喂,什么情况啊,不会是海神对祭品不满意......”“我就说!怎么能拿魔物做祭品!”“快逃吧!!!”霎时间,热闹的码头安静了下来,人们早已四散逃离,只剩下那个少女和几个来不及收拾的渔夫。少女双手撑着膝盖微微弯着腰,不知道是喘息还是啜泣,后腰的衣服有一块不寻常的突出。









“临也哥——你在看什么呐!”女孩跑到船长身边,这是她第一次出海,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围着自己的哥哥一刻不停地问来问去。“看海啊,还能看什么......舞流你别吵了,要是无聊的话去找九琉璃玩。”年轻的船长头都没有偏一下,凝望着起伏的海波。“海有什么好看的嘛......这几天周围不都是海......”女孩子生气一般鼓起脸嘟着嘴。然而船长再也没有答话,女孩保持着动作等了一会儿,见真的没有回应,就转身走了,也不知道是去找姐姐了还是去缠着其他水手什么的。

“大海啊......真是可怕的东西”年轻的船长抬了抬帽子,露出了一双漂亮的红色眼睛,他从口袋里掏出一瓶东西,拧开盖子闭上眼以视死如归的气势喝了一口,实在不美妙的味道让船长表情有些扭曲,再睁眼时眼睛已经变成了黑色。“令人恐惧而又向往,凝视的时候突然会觉得,如果死在这里也不错......啧啧,不过我可不能死在这儿,至少现在不行......啊啊,还要提醒那两个小丫头喝药”临也做了一个伸展动作,转身回了船里。

然而年轻的船长没有在意到,海面下的一双眼睛正紧盯着他,更准确的说,是盯着这条船。








注:临也喝的药,口味请参照小儿止咳糖浆。

【震惊!当红偶像平和岛静雄与其犬猿之仲双双出入公寓】

还是乌冬冬的paro,第一次写paro写这么勤快。因为这个paro很可爱。而且还越写越长了,怕是递增式写法。
大概是两个人如何在一起的事情以及向大家郑重介绍一下偶像中的泥石流,与弟弟完全不一样的当红偶像平和岛静雄。
这是我上学路上瞎打的开头配上放学后瞎打的产物。
ooc算我家庭作业的。

要说起来,平和岛静雄怕是偶像圈里的泥石流。
在成为偶像之前,静雄就已经因为和自己从高中开始关系就不好的折原临也成天在池袋街头搞破坏而出名了。「池袋最强」「喧嘩人形」「犬猿之仲」这些名号早就传遍了池袋。当传出静雄要成为偶像的消息时,可是震惊了整个池袋。
静雄并没有像他弟弟那样使用艺名,直接使用自己的本名就出道了。本来因为这个令人生畏的名字应该不会有多少人愿意去听静雄出的歌,结果却是很多人出于好奇试听了一下,之后就被静雄的声线征服了。谁也没想到,平时响彻在池袋上空的怒吼声平静下来那么好听。再加上和幽相似却又气质不同的容貌,很快就吸引了一大堆粉丝。

本来静雄成为偶像后,池袋人民本以为再也见不到静雄投掷公物的样子了。
但是他们错了。
静雄不但没有停止对临也的驱逐,还变本加厉了。临也自从静雄出道后总是会出现在静雄活动的场所,静雄出于自己的工作并不会当场大打出手,但是结束后staff们永远是看不到静雄的身影。不用说也知道静雄做什么去了。
这真的很让staff困扰,因为静雄老是打歌服都没换下来就跑了,换下来的打歌服还常常有被利刃割开的口子,修补都很费劲。

说起来这件事曾经还上过新闻。
「意外!池袋最强出道后池袋公物损坏率不降反升!」
这是当时的标题。
而静雄根本不在意那些新闻,倒是让经纪人Tomさん忧心的不行。
可以说静雄是个很不省心的idol了,来自经纪人Tomさん的感言。

不过后来这些新闻标题就往奇怪的方向变了。
比如说「震惊!当红偶像平和岛静雄与其犬猿之仲双双出入公寓」
「奇闻!池袋公物破坏率下降!」
从这些新闻大概也能猜出来,写作平和岛静雄的犬猿之仲读作平和岛静雄的第一迷弟的折原临也大约是跟他的偶像在一起了。虽然临也是很愿意跟静雄继续破坏池袋公物享受只有自己才有的特殊待遇,但是静雄没有同意,换了个方式让临也享受了个够。
两个人在一起的事情,除了他们自己,没有人知道是哪个人先告的白,连什么时候告的白也不知道。这件事到现在也没有进行公开,不过也差不多已经是个默认的事实了。

其实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算哪个人先告的白。
事情是这样的。
大概是某次活动后临也又跑来后台打扰静雄的工作时,静雄被扰的不耐烦了,只想把这人教训一顿,让他再也不敢来打扰自己,然后继续安安稳稳做自己的工作。
静雄干脆抓着临也的双手,把他逼退到墙边狠狠压住质问“你这家伙,每次都要打扰我的工作到底想做什么。”
临也一点也不慌张,带着几分玩笑意味说“我说我是喜欢你,你信吗。”
什么话,根本跟我问的对不上号。静雄腹诽了一下继续问下去“那……是哪种喜欢,是粉丝对偶像那种,还是什么意义上的喜欢。”
静雄心里有些期待,期待临也的回答如他所想。他明白自己对临也有些不明不白的情感,不是作为偶像对粉丝的情感,也不是作为犬猿之仲那般的情感。
“小静你猜”临也眨了眨眼,“我说我两种喜欢都有,是真的还是假的?”
静雄沉默了好一会儿。
临也见静雄没有反应,试着用力挣脱抓着自己的手“我说小静啊,你现在再不放手的话staff都要聚过来看了,你这样明天报纸头条会是当红偶像平和岛静雄壁咚犬猿之仲意图艹粉的。”
意识到事态不妙的静雄赶快放开了手,眨眼间临也就已经没了影了。
现场只留下静雄一个人深沉地思考临也的话是真是假。
在远处目睹全程的Tomさん:年轻人都喜欢玩这套的吗。

后来静雄实在想不通真假,于是直接私闯临也宅逼问临也,得到自己期待的答复并且真的发生了艹粉事件,准确来说是光明正大做点情侣该做的事情。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再后来,再后来就回到了我们的标题。

论临也对鱼眼的恐惧。

@捅捅 的生贺。生日快乐呀。
点的鱼眼恐惧临的梗。
写的人生艰难。因为写的老是想笑。边写边笑勉强肝了个千字。

折原临也,新宿的情报贩子。
是一个可以与身体能力超乎常人的平和岛静雄并称犬猿之仲的厉害人物。
但是即使是他也有他害怕的东西,而且还是再平常不过的东西。
狗和鱼眼。

据已公开的情报看,知道这件事的人分别是新罗和波江。
新罗是临也被狗吓得爬上电线杆事件的目击者。
波江是每次帮上司把盐烤秋刀鱼的头去掉的实行者。
后来这两件事静雄都知道了。

前情说到这里,来说说现在的情况。
今天是静雄负责做饭。
静雄也不会做什么多精致的菜,就简简单单烤了两条秋刀鱼。
菜上桌之后,静雄双手合十说句我开动了开始吃饭,抬头却看见临也正襟危坐在桌子前死死盯着秋刀鱼。
不,准确来说,是死死盯着秋刀鱼眼睛旁边一点的位置。临也并不敢直视秋刀鱼的死鱼眼睛。
注意到静雄在看着自己,临也往后退了退,还是盯着原来的地方又往后退几步,就这样越退越远退到房间门口。
静雄突然想起来自己没有给鱼去头。
静雄看了看鱼,觉得没有什么问题,再看看临也,临也直接跑进房间里了。
静雄尝试着盯着鱼眼看,翻白的鱼眼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是眼神有一股看破红尘质问你人生意义的感觉。
静雄不再跟鱼对视,站起身端起了鱼。
静雄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静雄端着鱼走进了临也所在的房间里。
静雄一手把临也从裹成一团的被子里揪了出来。
临也一眼对上了秋刀鱼审问人生真理的眼睛。
临也吓得蹦了起来并试图爬墙。
静雄露出了计划通的表情。
他就是想看临也吓得不行的反应。那种皱着眉用力闭着眼还瘪着嘴一脸不听不看不知道的吃瘪模样真的很有趣。
静雄甚至想天天做秋刀鱼递到临也面前了,绝对比早上的闹钟有用。顺便养条狗也不错,这样这个跳蚤就老实了。

“小静你什么时候可以把这个该死的秋刀鱼拿开。”
“鱼已经死了,你对它有什么意见吗。”
“我对它没意见,对它的眼睛有。”
“那就放到你对它眼睛没意见再拿开。”静雄端着鱼凑近了临也,“来,直视它的眼睛。”
“不要。你休想。”临也闭着眼转过头。
这场谜一样的对决以秋刀鱼被临也戳烂眼睛终结了。
这个事件的后续是,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临也见到了无数条秋刀鱼的眼睛,觉得自己被看的已经要怀疑人生并要打静雄以此泄愤。
两个人的家里本来是会多一条狗的,但是在临也的强烈要求下静雄放弃了养狗的计划。

【这位先生,请问为什么要在自己的演唱会上拿着自己的情侣演唱会门票入场。——staff】

还是乌冬冬的第一可爱的paro
当做军训回来找找手感,顺便当做七夕节的文混更(有你这么玩的?)
ooc算我,其他好的都算乌冬冬和这两个的。


还是两个人在一起之后的事情。
自从在一起之后,静雄不仅宠着临也,还变着法的宠着临也。
举几个例子,静雄所有参加的活动,总会给临也预先留张票,场贩周边都不会少临也的份,演唱会时还会偷着给观众席第一排的临也抛个眼神,要是可以的话,静雄怕是要把临也带进后台跟着自己到处走了。

不过这次静雄有点苦恼。
这回的演唱会正值情人节,主办方为了赚噱头,推出的是情侣演唱会门票。
所谓情侣门票,是那种两个人各持一半票,两人的票拼到一起成一张票才可以入场。
那么这就有问题了。
要是因为这个票不让临也入场,指不定他会闹出什么事来;要是给临也这个票,那他肯定会去找上一个人陪着自己入场,静雄自己不愿意了。
静雄思考了很久,决定自己拿着另外一半票带临也入场。

临也刚拿到票就笑了起来“小静你这样不怕我去找别人陪我入场吗?”
静雄挥了挥手里的另一半票“不怕,另一半的票在我这里。”
“什么啊,明明是小静你自己的演唱会,难道你要自己跑出来陪我入场吗”
“就是这个意思,入场的时候喊我过来,不然你别想进去看演唱会。”
“真过分。”临也瘪了瘪嘴。

演唱会当天,静雄提早了一些去现场准备,但是一向早到的临也却迟迟没有发来信息。
静雄有些奇怪,但没有多想,继续做着准备。
临也其实一早就到了,检票口的队伍都没有排多少人,临也坐在门口的长椅上,摇晃着双腿等着时间的流逝。
排队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临也站起身排进了队伍,顺手打下一行字发给了静雄。
静雄的手机终于响起来了。
「小静我到了哦❤️ヾ(๑❛ ▿ ◠๑ )现在在排队。」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对面是个可爱的小女生。
静雄摇了摇头,把手机收回口袋,跟staff打了招呼就跑了出去。

等静雄从后台跑到检票口的时候,已经是人山人海了。
因为人太多了,自己混在里面一时也没什么人注意到今晚出场的偶像现在就在这里。
但是在一眼望不到队尾的队伍里找临也实在是个难题。
静雄想着临也总会排到检票的staff面前,于是冒着被发现的危险站在检票的staff身后等着临也。
“这位先生,你的票不完整,不能入场。”
“什么嘛,明明是完整的。”
是临也。
静雄翻出自己的另一半票,越过拦着临也的staff的手,勉强拼上临也手里拿着的票。
“这不是……”
“是完整的。”
staff突然沉默了一下,转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人,看了看他的票又看了看他。放下了拦着临也的手。
staff的内心是震惊的。
演唱会出场的偶像来检票口检票入场,太可怕了。

静雄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拽着临也往里走,一边走一边念叨
“我说你这家伙到底为什么这么晚才来,在这么多人里面找你个跳蚤知道有多难吗。你快点给我去第一排的观众席乖乖坐着,我还要做准备。”
“反正小静找到我就好了吧,明明我一出现在池袋小静就能找到我,这点地方一点问题都没有的吧。”临也略略嘟着嘴,心情很好地摇晃着被静雄紧紧握着的手一蹦一跳地走。
静雄没有办法地摇了摇头,带着临也去观众席,把要跟着自己跑进后台的临也摁着说了一顿安顿好了才走进后台。
结果是没有过多久静雄就看见站在后台对着自己挥手的临也。
静雄决定这场演唱会不给临也偷抛眼神了。
当然结果是自己忍不住偷偷看向临也,效果跟偷抛眼神给临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门口的staff:真不愧,是,是情人节……。

「花纹症」

花纹症梗,双方都有,实际上是个双向暗恋的故事,不知道我在写什么,给 @社会你秦爷 人怂话也多 的生贺
ooc算我了,果颜生快呀。


折原临也觉得最近有些不对劲。
他最近总觉得时不时有像电流一般的感觉窜过身体,似乎是从尾椎骨开始有的奇怪感觉。
一开始临也并没有多在意,可是当后来感受到像是藤蔓由尾椎骨向上缓缓生长依附在自己身上的感觉之后,临也就不得不在意了。
临也在洗澡时故意借着镜子看了一下。
那是一片花纹。
自尾椎骨而上,就像纹身一般,又如植物一般生长着。
临也觉得有些不妙。

地点切换到密医新罗的家中。
新罗正在一边抱怨着临也的造访打扰了自己跟亲爱的塞尔提的二人时光,一边观察着临也身上的花纹。
此时花纹已经有些花骨朵了。
新罗确认了那是什么以后,告诉临也“这是花纹症,是因为暗恋产生的病症。具体我也只是听过一些传闻,具体得要你自己去找情报了。”新罗扶了扶眼镜,“可以肯定的是,这个病,只有自己的暗恋有了好结果才会治愈。不过临也自己说你爱的可是全人类,这个可麻烦了。”
临也并没有多理会,摆摆手离开了。

临也从没预想过这种事态。
临也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并不是嘴上说的那样将自己的爱平均地给予人类,也很清楚自己的爱偏向了哪个人。
但他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甚至欺骗自己,将这份感情隐藏起来了。
因为这个患上这种病,要是没有结果就会因此死掉,临也怎么都不会接受这样的结束。
可要他就此承认自己隐藏多时的事情,也是不可能的。

临也长叹一口气向后倒在椅子上。
随后背上开始产生了剧烈的灼痛感。
第一次花期。

待到自己习惯了那股疼痛后,临也通过镜子看向背后。
花朵已经盛开,并且正在以几乎可见的速度生长着。
偏大的花序,周围生着两层花瓣,即使没有填充任何颜色,也会辨认出来的花。
那是向日葵。
临也一边穿回衣服一边胡思乱想着。
据说身上所生花纹是自己暗恋的人所喜欢的花。
向日葵的花语,沉默的爱。
临也轻笑一声摇了摇头。
不可能会是花语的。
临也十分了解他暗恋的人,外貌,性格,习惯,几乎有关他的一切他都知道,也只有他知道。这些情报是他难得无论什么条件都不愿意贩卖的。
唯一不知道的是,那个人对自己的感情。
据他的了解,喜欢向日葵的原因大约只是那种和他发色一样的颜色吧,或者只是对那种阳光的形象有好感而已。
临也一下躺倒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思索花期如何度过。

此时新罗的家中来了一位客人。
平和岛静雄正端坐在沙发上与新罗对望着。
新罗来回看了看静雄,没有外伤没有见血,根本没有拜访这里的理由。
“我说静雄啊……你来这里到底做什么”
静雄挠了挠头,很久都找不到描述的话语,干脆直接转了个身掀起了衣服。
又是一片花纹。
看起来比临也的还要多一些,大约已经开过一期花期了,现在也是盛开着,并生长着。
花纹是十分常见的花型,但是略大的中心,与菊花有些相像的形状,毫无疑问是雏菊花。
静雄身上开满雏菊花,完全不符合人物的画面有些引人发笑。
新罗小小地噗了一声,立马捂住了自己的嘴憋笑,他可不想挨静雄打。
“这是花纹症,因为暗恋产生的病症哦,拖太久的话即使是静雄你这种体质也会死的哦,所以静雄你去找暗恋的人赶快告个白亲一亲抱一抱该做的都做了就好了。”新罗上手摸了摸那花纹,“说起来现在正是花期你都没有一点感觉的吗,没想到静雄你这种体质也能患上这种病,说真的给我解剖一下好不好?”
“想太多了你。”静雄拉下衣服顺便把新罗推到一边匆匆离开了。

又一个不交问诊费就跑的人,仗着同学关系也不能这么过分的。
新罗摇了摇头,他已经明白了什么。
他在初中时听过某个人社团活动时戳弄着自己养的雏菊说了什么。
“新罗我可不可以摘一朵做个占卜。”
“这株花才开了几朵你就别残害它们了好不好,再说了,雏菊一般是做爱情占卜的,你难不成暗恋哪个小女生吗。”
“这可没有。”他很可惜的叹了口气,继续玩弄着
“雏菊,隐藏的爱情,暗恋者的花做爱情占卜怎么可能会准。”
虽然是自言自语,音量不大,但是新罗听的清清楚楚。

现在临也遭遇了一个大麻烦。
平和岛静雄私闯民宅,还是自己的民宅。
并且现在自己正困在静雄的双手之间。

本来临也听到门铃回过神来从床上爬起来去开门,打开门却看见一片金灿灿的头发,下意识就甩上了门。
结果是被夹着门缝强闯民宅,自己还被罪魁祸首一把壁咚在玄关。
最恶的情况。
“我说小静啊,我可没有去池袋也没有做什么坏事,你强闯民宅是要做什么,我要喊警察的。”
“我管你那么多,总之我来治病的。”
临也愣了一下,随后否决了自己的想法。
静雄不会患上花纹症,也不会喜欢上自己。
“治病?那应该去新罗那里你走错太远了吧草履虫。”
“我就是从新罗那里回来的,少废话闭上嘴就好了。”
“你在说什么……唔!”
被亲了。
被静雄亲了。
临也睁大了眼盯着眼前,眼前是静雄的脸,看不见表情。
临也忽然发现背后持续的灼痛减弱了。

吻毕,静雄撑着手看着临也。
临也脸上惊愕的表情还没有褪尽,嘴唇微动着却没有发出一个音节。
静雄深吸一口气,把埋在心底无数次想要说出又泯于沉默的话说了出来。
“我,喜欢你”
“哈?”
“没听见吗,我,喜欢你这家伙啊”
“开什么玩笑啊小静,小静你干什么!”
突然的失重感和变高的视角让临也下意识抓住了静雄。
“新罗说了,把该做的都做了。”
“小静那种话你也听吗!快放我下来。”
静雄当然清楚那种话不能听,他背后那种奇怪的烧灼感早就消失了。但当他看到临也发红的脸颊时,他还是决定听新罗的话。


【就很想看自家那位吃自己醋——把自己的第一迷弟娶回家的当红偶像平和岛静雄】

憋说了,我沉迷乌冬这个paro。
跟你们说,这个paro,跟乌冬冬一样可爱。
ooc算我。可爱都算乌冬跟这两个的

时间已经到了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了。
中途发生的各种事这里先不谈,先来谈谈现在发生的事情。
现在是平和岛静雄的又一场握手会进行中。

临也并没有听静雄的话留在家里,悄悄排在了队伍中间。
静雄像平时一样签名握手,偶尔完成一下粉丝的要求。
当他看到一只戴着戒指的手伸过来的时候,静雄有些想扶额。
没有一次临也会听自己的话。
静雄叹了口气摇摇头,直接握着临也的手连给临也说话的时间都没有留就开始念叨起来“都说了多少次,不要跟着我来了,签名周边都给你留好了就不要每次都过来了,难道平时在家里见你的偶像听他一直用着男朋友语气说话还不够吗,听话,快回去,不然把你带到后台教训。”
临也本来想看静雄见到自己的反应,结果静雄不但不惊讶,甚至还顺便就说了不得了的话。
很好,静雄以极快地速度让临也说不出话来并跑远了。

静雄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可是临也怎么会就此罢休。
过不了多久,临也就躲在会场柱子后面露出双眼睛悄悄地看着静雄工作。
静雄好像感觉到有谁在看他。
静雄转头看了看,看到了突然缩回去的临也。
静雄突然决定了什么。

静雄牵起面前女粉丝的手,十分深情“这位可爱的小姐,愿意和我约会吗?”说完还作势低头吻了人手,当然没有真的吻上,不然后果会很严重的。
静雄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临也,瞬间就收到临也怨念得很的眼神,扶着柱子的手用力得都有些发颤,要是临也有静雄那样的力气,大概这个柱子都已经断了吧。
静雄深呼吸一下,慢慢转了回去。
虽然之后要哄上很久,但是临也这个样子无论看几次都可爱的不行。
想到这里,静雄忍不住要扬起嘴角,又怕被临也看见只能抿着嘴憋笑。
要是被看到哄临也的时间要翻倍的。

临也本想着要找个机会报复一下静雄的,却见到静雄对着粉丝以男朋友语气说话。这个不算什么,静雄这样做不知道多少次了,重点是静雄居然吻了手。
这可是临也才有的特别待遇。
临也要是有静雄那样的力气,他现在就拆了会场。
本来报复静雄的念头也打消了,临也气呼呼地回家了。

入夜,静雄终于结束了一天的行程。
打开家门,静雄预料之中看见了还在生气的临也。
换了居家服的临也抱膝窝在沙发上,中间夹着个抱枕。临也下巴搭在抱枕上,两颊微微鼓起,望着眼前的电视。听见静雄开门的声音,转脸望了一下,轻声哼了一声扭过头,脸鼓起的更明显了。
还没有等静雄说话,临也扔下抱枕走向静雄开始把他往门外推“小静你回来了,不是跟粉丝约会去了吗,怎么回来那么早,去去去快出去,你个当红偶像怎么可以放粉丝鸽子,你不是超级宠粉丝的吗,出去出去不约完会不准回来听见没有。”
吃醋的样子是真的可爱。静雄感叹了一下反身把临也圈在怀里。
“我不是亲自过来接我的粉丝吗,穿着一身居家服一点出去约会的样子都没有我很难办的。快换身衣服,不然我就这样把你带出去约会了。你说的,不约完会不准回去的,我可听的清清楚楚。”
静雄又一次以极快的速度哄好了临也并成功把临也带出去约会了。

临也听到静雄要带自己出去约会,当然很开心,蹦蹦跳跳跑回房间换了衣服出来,挽着静雄的手就要出去。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约会地点是个lovehotel。
临也当晚只记得静雄说了一句。
“不说够不算约完会。”
临也哪里记得自己有没有说,说了静雄也不会停。
等临也再有意识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家里的床上了。

当红偶像平和岛静雄临时起意的计划大成功。

【每天一发推特都感觉像被临也日了推特一样怎么办——当红偶像平和岛静雄】

还是乌冬太太的paro,跟你们是这个paro真的绝赞可爱。
本来留着军训写的梗。没忍住写出来了。
下回写if两个人在一起,临也吃静雄醋的场合好了(。)企划文是什么我不知道

静雄本来是没有推特这种东西的。
静雄自己不怎么用手机,也不怎么会用手机。除了最基本的收发短息打电话拍照之外,几乎都不会使用手机,别提什么推特这种社交软件了。

静雄在高中时有了推特。
大概是午餐时间,那时候静雄临也新罗门田四个人一块儿坐在天台吃午餐。
临也早早就吃完了,坐在长椅上玩着手机。平时静雄当然是不会多管,但是现在可不行。
临也手里拿着的,不是临也自己的手机,是静雄的手机。
静雄差点捏坏手里的东西。
“喂你这家伙,什么时候拿走我的手机的!”
“啊小静发现了?反正小静也不怎么用给我玩一下也没什么关系的吧”临也手一抬躲过静雄要抢的手,顺便摆到眼前摁了两下按键,“难道说小静的手机里,有什么不能看的很工口的东西吗?”
“没有那种东西!快还给我!”
之后当然是日常的你追我跑的游戏。
最后静雄还是拿回了手机。不过手机里多了些app。
其中就有一个推特。
那本来是临也半恶作剧地给静雄手机安装的,美名其曰静雄在网上一点交流都没有,帮静雄注册个推特玩。还很好心地把账号密码都写在了备忘录里。
静雄也没有多想,就一直把推特放置在自己手机里直到现在。

成为偶像后,静雄也开始试着使用推特了。
偶像也会有点日常嘛,说不定靠这个你会有更多粉丝哦。经纪人汤姆桑是这么说的。
静雄觉得没什么不妥,第一次打开了自己的推特。
之后再想起来,静雄甚至有点后悔。

每天打开推特消息99+而且肯定能看见临也会在第一个连着出现三条信息,静雄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
虽然关了推特的消息提醒,可是自己刚刚发推特就连着冒出三个,还都是来自临也的消息,真的很可怕。

静雄:难得休假,去吃甜品[图片]
才点完发布,静雄的收到消息就变成了三个。
临也喜欢了自己的推特
临也评论了自己的推特
临也转发了自己的推特
静雄沉默了一会儿,把手机倒扣在桌面上,自暴自弃地开始消耗面前的巴菲。
过不了两天,自己就会收到来自临也的一大箱同款甜品,能让自己吃到不想再见到的量的同款甜品。汤姆桑每次都是给静雄不是,不给静雄也不是,最后直接交给静雄自己解决。
再这样下去静雄都不敢发推特了。
静雄试过不发甜品图片只写文字。
结果是临也直接找到自己,坐在自己面前点了一份同样的甜品然后就这么看着自己把两份都吃了。
然后回去照常收到同款甜品。
这个比邮寄甜品还可怕,还是别了。

静雄试着去看了一下临也的推特,下一秒他就后悔了。
全是转发自己推特的推特。里面还夹着他自己的日常。
这点就算了,静雄发现了更不得了的事实。
上面显示的居然是,互相关注。
这个比临也坐在自己对面看自己吃甜品还可怕。
静雄想了很久,要不要点取关。
最后他放弃了,因为临也绝对会用其他方法点关注甚至加一个特别关注推送他的所有推文消息。

当红偶像平和岛静雄今天仍然在为自己每天一发推特就像被临也日了推特一样而发愁。